首页 商讯 品牌 教育 金融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公告 协会 俱乐部 期刊 小记者
  • 手机版
  • 中企品牌联播网 > 协会 >

    众筹建起的老乡会(图)

    2018-05-26 23:07 来自网络

    坪山龙川同乡联谊会在做公益活动。

     

    坪山龙川同乡联谊会在做公益活动。


      本期导读

      200元可以做什么?参加一次聚会,KTV唱几首歌,酒吧喝两杯酒,酒足饭饱曲终人散,这笔钱就没了。对于在坪山新区的不少龙川人而言,这笔钱够交一次同乡联谊会会费。在这一年,远离故乡的他们,会在一起聚餐,逢年过节收到月饼、纪念品等等。

      与在深异地商会有些不同,这个只有2 5 0人的坪山龙川同乡联谊会,对会员之间互通互惠、共寻商机的期望不太浓烈。这个以老乡为纽带的小联谊会,只是纯粹地在异乡寻找熟悉的乡音、乡情。而互助合作,已成为他们之间抱团取暖的重要方式。

      老乡众筹建起联谊会办公地点

      坪山新区沙壆社区的一栋农民房二楼,便是坪山龙川同乡联谊会的办公地点。这个一室一厅的小房子,面积大约50平方米,看起来也有些寒酸:大厅的一侧摆放着一张会议桌,另一侧放着一张麻将桌,剩下的就是一台挂在墙上的电视了。除此,别无他物。

      这是一个“众筹”的办公室:徐学文提供场所和赞助门窗,李鹏华赞助豪华会议台,张志才赞助大班台,唐裕元赞助48寸彩电,曾汉其赞助沙发和茶几,黄民、郑惠艺赞助立式空调……就连这里的水电费,都是由经济宽裕的会员掏的腰包。

      75岁的徐新妹,租住的房子在联谊会对面,因而他也成为“会所”的义务管理者。每天上午9点左右,“会所”会向龙川老乡开放。

      “徐叔,帮我买点花生和水果,我要和公司的人去会所开会”、“今天下午可能过去会所打麻将,晚上就在您家吃饭”、“晚上几个理事要开会,帮我们提前准备好茶水”,每天,徐新妹总是能接到这样的电话。来这里吃饭、打牌、开会的费用,照例都由老乡自己付,热心的徐新妹只是先垫付,“可以打牌娱乐一下,但是禁赌,也不能在这里喝酒”。

      首次扶贫,有些老乡捐款后有些害羞

      “我们刚开始认识,并不是带着某个远大的慈善理想而来”,联谊会现任会长徐学文回忆,他与几名核心成员各自认识一些老乡,起初是他们抱团聚会,之后老乡们一传十十传百,小圈子就慢慢壮大了。

      一起喝茶、喝酒、唱k,久了也会腻,公益活动成为他们新的寄托。2012年8月1日,河北品牌,由12辆小车、50余人组成的车队从深圳坪山出发,一路向东走了500多公里,来到群山环绕的河源市龙川县细坳镇黄龙村。“村里第一次来这么多部车,也第一次有这么多人来看望我们”,黄龙村村长陈文超回忆,当天,车队里的访客在村子的一块空地上现场募捐。不到20分钟,现场统计善款30000元。这一次,特困户杨月成领到了老乡赠与的10000元救助金。另有4户贫困户领到了4000元救济金。次日,车队又到了当地的老隆敬老院,慰问那里的孤寡老人、残疾儿童,给他们送去价值近20000元的生活必需品。

      作为该次活动的牵线人、坪山龙川同乡联谊会执行会长,戴成文回忆说,当时参加扶贫的老乡们都是第一次去扶贫,“在给别人钱的时候,在众目睽睽之下,有的人也显得很害羞”。此后,每到暑假,这样的公益活动就会上演。

      据徐学文介绍,早在2012年3月3日,该联谊会召开理事大会,讨论通过会费使用的办法。按照规定,联谊会每年提取5%-10%作为慈善经费,开展1至2次扶贫济困慈善活动。在该理事会上,对于会员费的使用,还做了一些跟会员们自身利益息息相关的规定:会员中的子女高考分数如果达到重点本科以上的,一次性奖励3000元;会员及其直系亲属不幸逝世,会送上慰问金1000元;会员创业,新店、公司开展,贺仪是1000元,与兄弟联谊会交流的贺礼也是1000元。

      “这些慰问的钱不多,但代表一种浓浓的乡情,也是让住在深圳的老乡感受到一种血脉相连的存在。”戴成文说。

      开支不小,北京品牌,但联谊会越来越有钱

      实际上,龙川同乡会虽然每年不断地在花钱,但账户上的钱却在不断增加。据该联谊会常务副会长、出纳徐元昌介绍,该联谊会组建5年来,如果按照平均每年有200人交了会费,每人200元,5年来加起来最高也就20万元,“实际上,前几年会员的人数连200人的一半都没有,但现在同乡会账上有现金已经超过30万元”。

      “如果靠会员费,一年才4万多元,连吃个饭都不够”,据该联谊会常务副会长陈初平介绍,每一次聚餐,都是几十桌人,“去年年底聚餐,共46桌,在星级酒店按照一桌2000元算,就花了近10万元”。徐元昌透露,不少经济宽裕的老乡,都会额外多给一些会费,像徐学文和张志才这两人,这些年来在扶贫和集体活动中,各自至少掏了20万元以上,另外其他老乡零零散散的额外捐款也很多。徐元昌介绍,为了防止贪污、浪费,收取的会员费都会在票据登记、保管、使用、核销等环节由专人负责,确保票据和资金安全。

      从龙川同乡联谊会每年通讯录上不难发现,同乡会从2010年开始组织起来,建立之初,该联谊会有123名老乡会员;2011年就变成了160多人。而2015年,会员人数比创立之初翻了一倍,达到250多人。

      同乡会不是商会,所以不以捐钱多少来定每个人的职务,北京品牌,能够成为理事、副会长 、会长的人,不是因为捐的钱多,而是为组织所做的事情是否尽心尽力。

      —坪山龙川同乡联谊会会长徐学文

      对话

      南方都市报(下称南都):会长是怎样选出来的?

      坪山龙川同乡联谊会会长徐学文(下称徐学文):我是会长,也是大家选出来的,企业品牌,每隔3年一届,在4个候选人中投票最高的就是会长了,秘书长、理事、副会长、会长都是理事会成员,共有38人。理事会成员的选举采用无记名投票方式进行,候选人得票数超过应到代表的半数,才能当选。参加选举的代表必须超过应到会正式代表的三分之二,方可进行选举。

      南都:联谊会中资金的使用,谁说了算?

      徐学文:这一点备受关注,我们共有理事以上人员38人,每一笔款项的进出,都要经过全体理事表决,过半数以上同意才能算数。

      南都:如何进行资金管控?

      徐学文:其实理事中也有一部分在管理财务的,比如会务是由谢军岚负责,钱是在徐元昌手中,他担当的是出纳的角色,企业品牌,但财务的监控以前是由副会长吴志辉在做,现在由戴成文在外面请专业的会计师进行审核。我们遵守一点,除了过年中秋两次会员聚餐,平时我们理事会成员开会什么的,都是自己掏腰包,这次我请你,下次你请我。

      南都:是不是因为捐的钱多,才能成为理事?

      徐学文:同乡会不是商会,所以不以捐钱多少来定每个人的职务,能够成为理事、副会长、会长的个人,不是因为捐的钱多,而是为组织所做的事情是否尽心尽力,我们的理事里面,也有不少不是自己做生意的,而是在工厂里面打工,收入也不高,但人家积极参加活动。

      南都:除了做一些公益、聚会,平时对于老乡会员还有什么互助的行为?

      徐学文:很多,比如同乡会里面有一些是做企业的,经常要进行招工,我们自己都建了微信群和QQ群,都会先在群里面问老乡是否有兴趣,有多出来的岗位都优先考虑老乡,像很多老乡会员都通过同乡会得到不错的岗位,比如银行职员、老师等。

      寻人启事

      如果你身边就有“有料”的老乡,如果你身处一个温暖的老乡圈子,如果你是一个有想法的老乡会长,那么,快来和“老乡好”成为老相好吧。

    责任编辑:佚名
    首页 | 广告报价 | 加盟合作 | 联系我们 | 服务协议 | 常见问题 | 关于我们 | 发展历程 | 网站声明 | 网站地图

    中联网-中企品牌联播网 网站备案编号:晋ICP备15001953号-1号 Copyright © 2015-2019 dede CMS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 技术支持:中联网运营团队

    本站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,不代表本站观点,如有侵权或不实信息,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或纠正,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!

    办公地址:北京市大兴区星光影视园 稿件投递:1972035693@qq.com 执行总监:13720926860 违法与不良信息投诉值班总监:13301397777

    电脑版 | 移动版